BOB

國內企業
上海公司注冊 > 行業新聞 > 國內企業 > 北漂女青年的奮鬥史:從一無所有到資產140萬

北漂女青年的奮鬥史:從一無所有到資產140萬
2017-03-10   作者:上海BOB企業服務公司   點擊:

  2007年大學畢業,隻身北上開始北漂生活,工資1200元/月,沒有理財概念,月光負債;

  2008年,因為不滿足現狀,以及對部門總監的滿腔憤怒,辭職準備考研,身上隻有5000來塊錢;

  2009年的1月,辛苦的備考終於結束,備考過程中花光了所有積蓄;

  2010年開始大齡女碩士的生活,申請助學貸款,每年貸款6000元,因為參與一個澳洲的項目獲得了人生的第一小桶金10000澳幣,並開始了美好的澳洲生活;

  2012回到北京,完成學業並入職,與愛人相識。

  2013年成婚,家庭收入30萬,擁有房產2套,淨資產大概在140萬左右。

  ——以上是“她理財網”的財女runninglife從一無所有到愛情事業雙豐收的奮鬥曆程。讓我們一起來看她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辛酸、快樂,一定感同身受。誰不曾一無所有,誰不曾有過迷茫的青春,我們努力奮鬥,不就是為了有一天,回顧起來,可以驕傲地對自己說:你就是我想要遇到的自己,過去的時光,你未曾辜負。

  一、一無所有的青蔥歲月

  2007年,我大學剛畢業,因為年輕氣盛,放棄了一份別人看來不錯的工作,隻身踏上北上的列車。

  從此,開始了我的漫漫北漂生活。我相信,有許許多多的女孩和我一樣,來到北京,身無分文,或者僅有夠一兩個月的生活費。當時我寄住在朋友家裏,當然也是換了幾個地方,一邊投簡曆,一邊找工作,一邊找房子。因為北京的秋天很美,她讓我對未來充滿了無限遐想,以至於我很樂觀地在沒有安頓好之前就刷了信用卡買了一個分期免息的佳能相機,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個數碼相機。後來迫於經濟壓力和嚴峻的就業形勢,勉強在一家小小的廣告公司做了文案和翻譯,並且找到了高中的同學一起合租,最多是八個人合租兩房一廳,一個雙人床上要擠三個人,沙發上也要擠兩個人。大家一起買菜做飯,算下來一個月房租水電網費和夥食大概600塊/人,我的工資在試用期隻有1200,一個月以後漲到1500,然後是2000,公司還不給買保險和公積金。我從來就沒有理財的習慣,加之自己的興趣愛好廣泛,也喜歡買些衣服、書籍,所以根本沒存錢,有時甚至要負債,因為在05年我就申請了招行的信用卡。

  現在回想起來,那段青蔥歲月雖然拮據,但是也有別樣的樂趣,和朋友們去吃烤串肉餅,在三環的天橋上看滾滾車流,和中介鬥智鬥勇,午夜在無人的馬路上奔跑……那樣的生活我想這輩子是再無機會體驗了,而當年合租的夥伴們也已踏上了各自的生活道路。

  好吧,變化是怎麽開始的呢?因為人是不可能一直滿足於現狀的。我希望做語言或者對外漢語的工作,可無奈我的本科學位是旅遊管理,管理學學士,加上不是在北京上學,很多公司——我們暫且認為他們的HR都是生活經曆有限的人吧哈哈,除了清華北大基本上不知道別的學校,所以我要找到一個自己心儀的工作是很困難的。在那段灰暗間雜青蔥的歲月裏,理想之火還在隱隱燃燒,可是對於職業現狀的不滿又使我鬱鬱不得誌,我常常感覺迷惘和惆悵,然而正是那段歲月我寫了許多的詩歌,有一首還發表了,得了60塊稿費。

  後來我在網上查到了一些課程信息,決定幾千塊錢去北京語言大學報一個對外漢語的班。因為語言大學的這個專業在國內來講也是數一數二的了,對於學術的渴望使我不顧財務狀況,也不顧上班的辛苦,每周二、四下班後擠車去學校上課,周六也去。半年下來,我順利通過了結業考試並且獲得了證書,當然其他人也都通過了~~可是最重要的是,在這半年裏,我對於語言習得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到了08年的夏天,因為對部門總監的滿腔憤怒,我決定辭職,當時我並沒有想好後路,一邊給人做英語家教,一邊查了查語言大學的語言學研究生考試書目。我買下了那些書,並且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考研!

  這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幾乎沒有攢下什麽錢,僅在辭職時拿了一點工資加上家教的三千塊,一共5000來塊錢。但是青春嘛,沒有這麽一段還叫青春嗎?

  二、辛苦的備考路

  辭職後,我每天除了偶爾的寫作,就是看看《現代漢語》和《語言學》,因為有一個室友是開淘寶店的,因此白天都是我們兩個在家。這樣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可以有人聊聊天,壞處是她放的音樂嚴重影響我的學習效率。碰上她去動物園進貨的那天,晚上大家回來,一群姑娘們就會搶著試遍所有的衣服。總的來說,這幾個月還比較快樂輕鬆,而那基本專業書我也自信搞得不錯。

  十月底,因為淘寶店老板娘曲折的愛情故事(當然每個姑娘可能都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可是她,決定要離開小夥伴們去廣東江門追隨他的夫君,而我們其他的室友,一對小情侶決定回湖南或去深圳發展,另外一男一女從朋友變成戀人打算自立門戶,還有一個小姑娘因為不堪北京的壓力打算去深圳投奔阿姨——於是我,這個最晚加入他們卻必須要堅守的最後的姑娘,落單了。

  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當然我也可以選擇和小情侶合租,可是一來我付不起房租,二來他們也不會舍遠求近去海澱找房。於是我開始了一邊備考一邊找房的辛苦的日子,但是好在運氣不算太壞,在學院路近北五環的一個三居室裏,我看上了一間主臥,1200的月租讓僅剩幾千塊的我大驚失色,二房東在主臥裏安排了一個上下鋪,並且把她的新同事找來和平攤房租,而且那個女孩竟然和我是老鄉,而且這個房子隻出租半年,半年以後可以續租!沒有比這再好的了,可見網上搜集信息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從此以後,每天早上我七八點起床去學校圖書館,晚上十點回房間睡覺。北京的冬天可真冷啊,夜裏從車站到房間十幾分鍾的路程讓我痛苦不堪。而白天呢,我為了省錢,常常吃白菜豆腐,並且舍不得買保溫杯,隻好把塑料杯子放在暖氣片上——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我終於在一個深夜發了高燒,一個人去小區診所打點滴的時候,還帶著政治考研書呢!

  這樣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如果不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我也必定沒有這麽大的決心。

  後來,我也找家裏要了一點錢,當然不忍多要。

  2009年的1月,考完了,走出校門那一刻,華燈初上,我突然流淚了。

  三、等待的煎熬

  在等待分數和複試的日子裏,我又一次瀕臨崩潰,各校複雜的分數線和錄取機製就不贅述了。總之北語自己定分數線,而且分數出來很晚。我因此常常失眠做夢,同時也在找工作。當我知道自己的分數以後(抱歉我現在忘了,但不管怎樣比國家線高一些)可是北語是自己劃線,於是我又開始了艱辛的調劑之路。我把北京所有的大學網站翻了個底朝天,把所有的相關信息寫在本子上。是的,我想在讀這篇日誌的你可能也和我差不多,一定不是富二代或官二代,也許他們隻需要爸媽一個電話就能搞定的事,我們要花多少倍的努力才能換來呢?當然,這是我後來逐漸意識到的現實,當時的我還是一個純粹的理想主義者呢。

上一篇:沒錢+犯傻 一個創業團隊的眾籌故事
下一篇:“雞蛋哥”微博賣雞蛋月入過萬